法国尼斯恐袭一周年:阴霾仍在,欧洲安全形势堪忧

2017-07-14  来源:中新网  进入论坛

  7月14日恰逢法国国庆,也是尼斯恐袭事件一周年。这一年来,恐袭阴霾持续笼罩欧洲,从柏林到布鲁塞尔,从伦敦再到巴黎,德英法等国先后发生至少16起大大小小的恐袭事件,造成数百人伤亡。

  恐袭频发,欧洲安全形势堪忧,反恐之路在何方?随着恐袭日益“常态化”,强力反恐措施是否也要“常态化”?“独狼式”袭击防不胜防,欧洲各国反恐合作如何更上一层楼?反恐治标还要治本,解决移民融入问题,减少恐怖主义滋生土壤,任重而道远。

  【一年来,16起恐袭,阴霾从未散去!】

  “我们已进入、并感受到一个‘超恐怖主义’持续存在的新时代。”——法国总理瓦尔斯

  去年今日,法国海滨城市尼斯发生卡车冲撞人群的恐袭事件,酿成84人死亡,202人受伤的惨剧。此后一年里,恐怖分子采取爆炸、枪击、驾车冲撞行人等方式,在欧洲多国制造了至少16起大大小小的恐怖袭击,其中英法德三国共12起。可以说,恐袭阴霾在欧洲从未散去。

  一年来欧洲恐袭事件整理如下:

  2016年7月22日傍晚,德国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市一家购物中心发生枪击案,一名拥有德国和伊朗双重国籍的18岁男子枪杀9人、打伤30余人后,饮弹自杀。

  2016年7月24日夜,德国巴伐利亚州安斯巴赫市发生一起爆炸事件,造成爆炸制造者本人死亡,另有12人受伤,其中3人伤势严重。

  2016年7月26日中午,在德国柏林市西南施泰格利茨区一所医院发生枪击案,造成包括凶手在内的2人死亡。

  2016年8月15日凌晨,德国西部城市科隆发生一起持械伤人事件,造成1人受伤。

  2016年12月19日晚,一辆货车冲进德国柏林西部城区繁华地带一个圣诞市场的人行道,造成12人死亡,数十人受伤。次日,德国政府认定这起事件为恐怖袭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称对这起事件负责。

  2016年12月19日,一名枪手潜入瑞士最大城市苏黎世市中心一座清真寺内,并随机向正在进行祈祷的人群开枪,造成至少3人受伤。


2017年3月22日,英国议会大厦外发生恐怖袭击事件,造成5人死亡、40余人受伤。
  2017年3月22日,英国议会大厦附近发生驾车冲撞行人及持刀伤人的恐怖袭击事件,造成5人死亡,40多人受伤,死者中包括袭击者本人。

  2017年4月3日,俄罗斯圣彼得堡地铁发生爆炸事件,造成包括袭击者在内的十余人死亡,近50人受伤。与“基地”组织疑似有关联的团体宣称对此次事件负责。

  2017年4月7日, 瑞典首都斯德哥尔市中心发生货车撞向人群的恐怖袭击,造成至少4人死亡,15人受伤。

  2017年4月20日,法国巴黎最为繁华的香榭丽舍大道遭袭击,导致警察一死两伤,袭击者被击毙,“伊斯兰国”宣布对此次袭击负责。

  2017年5月22日,美国女歌手亚丽安娜•格兰迪在英国曼彻斯特体育馆举办演唱会时,一名恐怖分子发动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2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英国曼彻斯特体育馆爆炸发生后,被疏散的歌迷们手里还拿着明星的海报。
英国曼彻斯特体育馆爆炸发生后,被疏散的歌迷们手里还拿着明星的海报。
  2017年6月3日晚,在英国伦敦泰晤士河上的伦敦桥附近,有人驾驶货车冲撞行人并持刀伤人,造成8人死、48人受伤。

  2017年6月6日,法国巴黎圣母院前广场发生一名男子持锤子袭击警察事件,造成一名警察受伤,该男子被警察开枪制服。

  2017年6月18日,在英国和欧盟正式启动脱欧谈判前夕,英国伦敦芬斯伯里公园附近再次发生货车冲撞人群事件,导致1人死亡、10人受伤。

  2017年6月19日,法国巴黎香榭丽舍大街发生驾车袭警事件,袭击者被警方当场击毙。

  2017年6月20日,比利时布鲁塞尔中央火车站发生自杀炸弹袭击,袭击者被当场击毙,未造成其余人员伤亡。

  【问欧洲,安全堪忧,反恐路何在?】

  “英国已经对极端主义容忍了太长时间,是时候说一声,够了!”——英首相特蕾莎•梅

  这一年来,欧洲恐袭频发,恐袭阴霾持续笼罩多国,安全形势实在不容乐观,各国该如何应对?

  其实,早在2015年巴黎恐袭后,法国就已经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此后又连续5次延长紧急状态,直至今年11月份。尼斯恐袭后,反恐不仅成为法国政府的重中之重,也成为法国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总统马克龙也在推动新的反恐法案,准备将紧急状态下的措施“常态化”,如行政搜查、软禁“危险分子”、调查电子数据、关闭宗教场所等。

  但有分析指出,发生在欧洲的恐怖袭击事件越来越“碎片化”,即恐怖袭击表现形式呈现独狼式、多样式和多点爆发。恐怖分子多选择驾车冲撞人群或持刀袭击等“低技术、软目标”的方式,这让欧洲多国反恐机构防不胜防。

  因此,有专家建议,未来应对恐怖主义袭击,欧洲需要更多“主动防御”,防患于未然才是正解。一方面要欧盟内部需要形成更加一体的反恐机制,打破反恐机构部门壁垒,加强合作尤其是国际合作;另一方面,欧洲还须积极加强对互联网的管控,加强情报交流与反武器走私。

  当然,反恐不仅仅是打击极端主义的问题,随着恐怖主义袭击由“输入型”向 “内生型”转变,欧洲多国还应着力解决极右排外势力兴起、移民后裔难以融入当地社会的内部矛盾,把握好打击极端主义和促进族群融合之间的平衡,减少区域内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

  有一种说法称,欧洲正在陷入一种恶性循环:排外情绪的加剧培育了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而恐怖主义威胁上升又给排外提供了理由。总之,无论反恐还是移民问题,都不容回避,欧洲改善安全形势之路,任重而道远。

 
我要留言   查看留言   我要收藏
 
>> 精彩推荐  
 
>> 图片  
 
 >>每日要闻
 
 >>中国国防
 
 >>台海动态
 
 >>国际军事
 
 >>国防科技
 
 >>网民热帖
 
 >>国防论坛
 
 >>中国航天
 
 >>现代兵器
 
 >>军事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