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以来中国每年超1000万人脱贫 扶贫精准有力

2017-07-13  来源:人民日报  进入论坛

  人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贫困人口脱贫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在全国范围全面打响了脱贫攻坚战。脱贫攻坚力度之大、规模之广、影响之深,前所未有。

  “绝不能让一个少数民族、一个地区掉队,要让13亿中国人民共享全面小康的成果。”五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几乎走遍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在一个个贫困山乡落地生根。2013—2016年我国贫困人口每年减少超过1000万人,累计脱贫5564万人,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的人口总量;贫困发生率从2012年底的10.2%下降到2016年底的4.5%。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中国智慧和成功实践赢得世界点赞。在向“第一个百年目标”的奋力冲刺中,脱贫攻坚的出色成绩成为一抹亮眼的底色。

  精准识别有了靶心

  “贫困家底”首次到村到户到人

  “这几年精准扶贫后,真正实现了精准脱贫。”一位“老扶贫”对记者如是说。

  弄清谁是贫困户,是做好扶贫工作的基础。

  华中师范大学减贫与发展研究院院长陆汉文认为,过去扶贫工作减贫效果不够理想,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没弄清楚扶贫对象到底在哪里。“好比大水漫灌,有限的扶贫资源并没有瞄准贫困人口,影响扶贫效果。”

  准确找出贫困村在哪里、谁是贫困户,给他们建档立卡,成为精准扶贫的一号工程。

  2014年4月至10月,80万人进村入户,共识别出12.8万个贫困村,2948万贫困户、8962万贫困人口,基本摸清了我国贫困人口分布、致贫原因、脱贫需求等“贫困家底”,建立起了全国统一的扶贫开发信息系统。自此,精准扶贫有了大数据支撑。

  然而,农村的情况远比很多人想象的复杂。农民的收入支出账很难算清楚,谁家更穷?老乡家境差不多,谁当贫困户谁不当?为夯实精准扶贫的基础,2015年8月至2016年6月,全国动员近200万人开展了建档立卡“回头看”,共补录贫困人口807万,剔除识别不准人口929万。

  脱贫返贫,扶贫对象动态变化,需要动态管理。2017年2月,各地对2016年脱贫真实性开展自查自纠,245万标注脱贫人口重新回退为贫困人口。建档立卡使我国“贫困家底”首次实现了到村到户到人,挤出水分,动态管理,精准扶贫“靶心”更准。

  精准帮扶有了路径

  因贫施策打造“五个一批”脱贫路径

  弄清楚“扶持谁”只是第一步,“怎么扶”文章更大。

  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提出了精准脱贫的具体路径——实施“五个一批”工程。各地因致贫原因施策,确保帮扶措施到户精准。“易地扶贫搬迁免费住新房,孩子上大学有补助,产业扶贫发羊又盖圈,这些都是为我专门设计的,我不好好干对不住国家。”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巴拉贡镇昌汉白村贫困户代玉飞说。

  “发展生产脱贫一批”成为主攻方向。电商扶贫、光伏扶贫、旅游扶贫……国家出台支持政策,各地积极探索,产业扶贫风生水起。

  易地扶贫搬迁成为脱贫攻坚“标志性工程”。2016年全国249万人“挪穷窝”,“换穷业”“拔穷根”工作及时跟进。国家发改委初步统计,截至2016年10月底,易地搬迁的贫困人口本地落实就业岗位45.18万个,产业扶持126.19万人。

  发展教育脱贫一批。贫困地区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全覆盖,贫困家庭子女免费接受职业教育、高中教育基本实现,寒门子弟基本告别因贫辍学。

  生态补偿脱贫一批。2016年林业部门为扶贫对象安排护林员岗位28万个,西藏50万贫困人口实现生态保护就业。国家花钱买生态,贫困户“因绿得福”。

  社会保障兜底一批。农村低保和扶贫开发两项制度积极衔接,贫困人口逐步实现应扶尽扶,应保尽保。

  我国贫困人口因病致贫比例超过四成,决胜全面脱贫就要抓住健康扶贫这个“牛鼻子”。我国启动实施健康扶贫工程,80万基层医务工作人员逐户逐人逐病核实,分类救治贫困患者100多万人;组织889家三甲医院对口帮扶832个贫困县1189家县级医院。提高新农合门诊报销水平,政策范围内住院费用报销比例提高5个百分点以上,降低病残儿童、重度残疾人以及大病保险报销起付线,降低农村贫困人口大病费用个人实际支出……真金白银的健康扶贫好政策陆续出台,合力阻击因病致贫、返贫。

  精准管理有了重点

  放活管好扶贫资金,因村选派帮扶干部

  精准扶贫,自然要管好钱、管好人。

  不乱花一分救穷的钱,中央重视、社会关注,加强扶贫资金管理成为脱贫攻坚精准管理重要发力方向。

  以前,贫困县是扶贫工作的主体,但上什么扶贫项目、资金具体怎么用,县里说了不算,不可避免地造成有限的资金没用在刀刃上。为改变这种状况,财政涉农资金管理使用机制改革稳步推进。贵州省习水县县委书记向承强说,“多个渠道引水,一个龙头放水”,财政涉农资金整合打破了“撒胡椒面”和“打酱油的钱不能买醋”的困局,县里有了自主权后,能把钱花在脱贫最需要的地方,也能让资金五指握成拳,突破久攻不下的脱贫瓶颈。

  放活也要管好。各地贯彻落实《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管理办法》,加快推进县级扶贫开发资金项目整合管理平台建设。完善项目资金公告公示制度,尊重并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地位和作用,提高资金使用透明度。

  加强扶贫资金检查审计。2015年开展涉农资金专项整治,2016年开展财政专项扶贫资金集中自查,2017年实现审计与专项检查对重点贫困县全覆盖。国务院扶贫办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开展集中整治和加强预防扶贫领域职务犯罪专项工作。2016年纪检监察部门处理了1.95万人,检察院系统处理了1892人,审计发现的问题处理了153人次。财政部、扶贫办集中检查,各地处理了1231人。这几年随着监管力度越来越大,扶贫资金总体管理使用情况逐步好转。

  管好钱,也要用好人。中央要求,每个贫困村都要派驻村工作队,每个贫困户都要有帮扶责任人。19.5万名优秀干部来到贫困村和基层党组织薄弱涣散村担任第一书记,积极推动各项扶贫措施落地落实。有些省份针对帮扶干部“挂名”“走读”等问题,建立召回制度;有些省份探索干部“逢提必下”制度,在脱贫攻坚一线培养锻炼干部。

  精准考核有了制度

  交叉考核,第三方评估,把好贫困退出关

  把好贫困退出关,才能倒逼压实精准扶贫精准脱贫。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介绍,为确保脱贫成效经得起检验,中央明确要求实行最严格的考核评估制度。对2015年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工作成效,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织开展了试考核,根据试考核情况,对中西部20个省开展了督查,对2个省开展了巡查。对2016年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工作成效,今年组织开展正式考核。

  正式考核分四个步骤:第一步,中央政府组织省际交叉考核。从22省抽调476名司处级干部组成交叉考核工作组,通过随机抽样,分赴22省的108个县、605个村,入户调查8063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和脱贫户,一对一访谈基层干部3216人。

  第二步,委托中国科学院地理所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贫困人口脱贫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在全国范围全面打响了脱贫攻坚战。脱贫攻坚力度之大、规模之广、影响之深,前所未有。

  “绝不能让一个少数民族、一个地区掉队,要让13亿中国人民共享全面小康的成果。”五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几乎走遍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在一个个贫困山乡落地生根。2013—2016年我国贫困人口每年减少超过1000万人,累计脱贫5564万人,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的人口总量;贫困发生率从2012年底的10.2%下降到2016年底的4.5%。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中国智慧和成功实践赢得世界点赞。在向“第一个百年目标”的奋力冲刺中,脱贫攻坚的出色成绩成为一抹亮眼的底色。

  精准识别有了靶心

  “贫困家底”首次到村到户到人

  “这几年精准扶贫后,真正实现了精准脱贫。”一位“老扶贫”对记者如是说。

  弄清谁是贫困户,是做好扶贫工作的基础。

  华中师范大学减贫与发展研究院院长陆汉文认为,过去扶贫工作减贫效果不够理想,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没弄清楚扶贫对象到底在哪里。“好比大水漫灌,有限的扶贫资源并没有瞄准贫困人口,影响扶贫效果。”

  准确找出贫困村在哪里、谁是贫困户,给他们建档立卡,成为精准扶贫的一号工程。

  2014年4月至10月,80万人进村入户,共识别出12.8万个贫困村,2948万贫困户、8962万贫困人口,基本摸清了我国贫困人口分布、致贫原因、脱贫需求等“贫困家底”,建立起了全国统一的扶贫开发信息系统。自此,精准扶贫有了大数据支撑。

  然而,农村的情况远比很多人想象的复杂。农民的收入支出账很难算清楚,谁家更穷?老乡家境差不多,谁当贫困户谁不当?为夯实精准扶贫的基础,2015年8月至2016年6月,全国动员近200万人开展了建档立卡“回头看”,共补录贫困人口807万,剔除识别不准人口929万。

  脱贫返贫,扶贫对象动态变化,需要动态管理。2017年2月,各地对2016年脱贫真实性开展自查自纠,245万标注脱贫人口重新回退为贫困人口。建档立卡使我国“贫困家底”首次实现了到村到户到人,挤出水分,动态管理,精准扶贫“靶心”更准。

  精准帮扶有了路径

  因贫施策打造“五个一批”脱贫路径

  弄清楚“扶持谁”只是第一步,“怎么扶”文章更大。

  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提出了精准脱贫的具体路径——实施“五个一批”工程。各地因致贫原因施策,确保帮扶措施到户精准。“易地扶贫搬迁免费住新房,孩子上大学有补助,产业扶贫发羊又盖圈,这些都是为我专门设计的,我不好好干对不住国家。”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巴拉贡镇昌汉白村贫困户代玉飞说。

  “发展生产脱贫一批”成为主攻方向。电商扶贫、光伏扶贫、旅游扶贫……国家出台支持政策,各地积极探索,产业扶贫风生水起。

  易地扶贫搬迁成为脱贫攻坚“标志性工程”。2016年全国249万人“挪穷窝”,“换穷业”“拔穷根”工作及时跟进。国家发改委初步统计,截至2016年10月底,易地搬迁的贫困人口本地落实就业岗位45.18万个,产业扶持126.19万人。

  发展教育脱贫一批。贫困地区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全覆盖,贫困家庭子女免费接受职业教育、高中教育基本实现,寒门子弟基本告别因贫辍学。

  生态补偿脱贫一批。2016年林业部门为扶贫对象安排护林员岗位28万个,西藏50万贫困人口实现生态保护就业。国家花钱买生态,贫困户“因绿得福”。

  社会保障兜底一批。农村低保和扶贫开发两项制度积极衔接,贫困人口逐步实现应扶尽扶,应保尽保。

  我国贫困人口因病致贫比例超过四成,决胜全面脱贫就要抓住健康扶贫这个“牛鼻子”。我国启动实施健康扶贫工程,80万基层医务工作人员逐户逐人逐病核实,分类救治贫困患者100多万人;组织889家三甲医院对口帮扶832个贫困县1189家县级医院。提高新农合门诊报销水平,政策范围内住院费用报销比例提高5个百分点以上,降低病残儿童、重度残疾人以及大病保险报销起付线,降低农村贫困人口大病费用个人实际支出……真金白银的健康扶贫好政策陆续出台,合力阻击因病致贫、返贫。

  精准管理有了重点

  放活管好扶贫资金,因村选派帮扶干部

  精准扶贫,自然要管好钱、管好人。

  不乱花一分救穷的钱,中央重视、社会关注,加强扶贫资金管理成为脱贫攻坚精准管理重要发力方向。

  以前,贫困县是扶贫工作的主体,但上什么扶贫项目、资金具体怎么用,县里说了不算,不可避免地造成有限的资金没用在刀刃上。为改变这种状况,财政涉农资金管理使用机制改革稳步推进。贵州省习水县县委书记向承强说,“多个渠道引水,一个龙头放水”,财政涉农资金整合打破了“撒胡椒面”和“打酱油的钱不能买醋”的困局,县里有了自主权后,能把钱花在脱贫最需要的地方,也能让资金五指握成拳,突破久攻不下的脱贫瓶颈。

  放活也要管好。各地贯彻落实《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管理办法》,加快推进县级扶贫开发资金项目整合管理平台建设。完善项目资金公告公示制度,尊重并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地位和作用,提高资金使用透明度。

  加强扶贫资金检查审计。2015年开展涉农资金专项整治,2016年开展财政专项扶贫资金集中自查,2017年实现审计与专项检查对重点贫困县全覆盖。国务院扶贫办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开展集中整治和加强预防扶贫领域职务犯罪专项工作。2016年纪检监察部门处理了1.95万人,检察院系统处理了1892人,审计发现的问题处理了153人次。财政部、扶贫办集中检查,各地处理了1231人。这几年随着监管力度越来越大,扶贫资金总体管理使用情况逐步好转。

  管好钱,也要用好人。中央要求,每个贫困村都要派驻村工作队,每个贫困户都要有帮扶责任人。19.5万名优秀干部来到贫困村和基层党组织薄弱涣散村担任第一书记,积极推动各项扶贫措施落地落实。有些省份针对帮扶干部“挂名”“走读”等问题,建立召回制度;有些省份探索干部“逢提必下”制度,在脱贫攻坚一线培养锻炼干部。

  精准考核有了制度

  交叉考核,第三方评估,把好贫困退出关

  把好贫困退出关,才能倒逼压实精准扶贫精准脱贫。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介绍,为确保脱贫成效经得起检验,中央明确要求实行最严格的考核评估制度。对2015年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工作成效,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织开展了试考核,根据试考核情况,对中西部20个省开展了督查,对2个省开展了巡查。对2016年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工作成效,今年组织开展正式考核。

  正式考核分四个步骤:第一步,中央政府组织省际交叉考核。从22省抽调476名司处级干部组成交叉考核工作组,通过随机抽样,分赴22省的108个县、605个村,入户调查8063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和脱贫户,一对一访谈基层干部3216人。

  第二步,委托中国科学院地理所组织开展第三方评估,主要评估贫困人口识别和退出准确率、因村因户帮扶工作群众满意度。

  第三步,收集考核数据,其中包括各省总结报告、贫困监测数据和建档立卡数据,2016年财政专项扶贫资金使用管理绩效评价结果等。

  第四步,对22省2016年脱贫攻坚成效进行综合汇总分析,形成考核意见。

  考核结果作为对省级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和领导班子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中央政府对综合评价好的省份通报表扬,并在2017年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分配上给予奖励。今年4月,党中央、国务院授权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对综合评价落后的8个省的党政主要负责人或分管负责人进行了约谈。

组织开展第三方评估,主要评估贫困人口识别和退出准确率、因村因户帮扶工作群众满意度。

  第三步,收集考核数据,其中包括各省总结报告、贫困监测数据和建档立卡数据,2016年财政专项扶贫资金使用管理绩效评价结果等。

  第四步,对22省2016年脱贫攻坚成效进行综合汇总分析,形成考核意见。

  考核结果作为对省级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和领导班子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中央政府对综合评价好的省份通报表扬,并在2017年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分配上给予奖励。今年4月,党中央、国务院授权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对综合评价落后的8个省的党政主要负责人或分管负责人进行了约谈。

 
我要留言   查看留言   我要收藏
 
>> 精彩推荐  
 
>> 图片  
 
 >>每日要闻
 
 >>中国国防
 
 >>台海动态
 
 >>国际军事
 
 >>国防科技
 
 >>网民热帖
 
 >>国防论坛
 
 >>中国航天
 
 >>现代兵器
 
 >>军事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