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伯红:带兵先得自身正

2012-10-02  来源:凤凰网资讯  进入论坛

原标题:史伯红:带兵先得自身正

在6年多的任期内,调整干部282人,选改士官758人,营建投入6000多万元,在上级组织的调查中,官兵满意率为100%;4年连续遂行5项重大任务,部队跨区转战藏南高原,挺进西北边陲,逐浪南粤海疆,行程近两万公里,次次安全、圆满完成任务。

武警8692部队政委史伯红和他带领的部队一道经受住了各种考验。

做事“死板”赢兵心

“你们政委真行,区区千元的小工程款,搞这么复杂的手续,烦不烦啊!”刚拿到工程款的某公司陈老板抱怨道。

“程序虽然复杂了点,但你每一分钱都拿得踏实。”财务助理朱永锋接过陈老板的话茬。

跟史伯红打过交道的地方老板都知道:“在武警8692部队搞工程,拼的是实力,要的是质量,摒弃的是关系。”

去年,史伯红当指导员时带过的一个退伍老兵来他家做客,如今已是地方老板的老兵看到史伯红住的部队公寓房设施简陋,就对他说:“老指导员,你都是团政委了,住的条件这么差,我有一套闲置的精装三居室,家电齐全,你随时可以搬进去住。”

“今天只叙情义,不谈别的。”史伯红正色道。这名老兵继续劝道,“知道你无功不受禄,也没让你白住,你给我搞点工程干就行……”这名老兵话还没说完,史伯红就急了,“我的权力是组织和群众赋予的,没有任何理由以权谋私。”说完,就把他赶出了家门。

带部队就是带风气。上任之初,史伯红就带领党委“一班人”向全团官兵作出“不公之事不办,不义之财不取,不法之物不拿,不净之处不去,不正之友不交”的“五不承诺”。

话是这么说的,但各种托关系、走后门的电话还是打进了他的办公室。

2007年年初,他上任后第一次干部调整,就接到一位老领导的电话,为其在史伯红所在部队工作的侄子的提拔问题说情。

随后,这名干部也以汇报思想为由找到史伯红,扔下一个厚厚的信封就走。史伯红当场叫住这名干部,将信封退了回去。这名干部还是不死心,知道史伯红抽烟,一下就提来10条中华烟,在史伯红家门口蹲守。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这次还是被轰了出来。

不久,团常委会研究干部,有人说“老领导”的情面是不是考虑一下。但史伯红说:“用人问题全团官兵在看,谁行谁不行心中有杆秤,不能为了一个人坏了规矩,影响党委在官兵心中的形象!”他的话赢得大家赞同。最终,这名干部没有被提拔使用。

史伯红对涉及官兵利益的事情阳光操作,对个人进步则坚持“红心交给党,帽子交给兵,只有好好干工作的份,没有向组织要官位的理”的原则。

史伯红的“死板”让班子成员钦佩有加,团长王良飞说:“虽然政委带着一班人‘死板’,但党委在官兵心中的形象却最阳光。”

率先垂范服兵心

8月的广东,酷暑难耐。某海关武警执勤驻点,穿戴整齐的武警执勤官兵正高举右手,“为圆满完成此次任务,我宣誓……”官兵正在接受上勤前的最后检查——零币检查,负责检查的正是史伯红。这只是他在任务中最经常做的普通工作。

去年11月,部队开赴广东执行海关监管缉私任务。为掌握第一手执勤资料,史伯红带领机关工作组,提前一个月到任务区现地勘察。

“你们先休息半天吧,勘察只是走走形式,在重点地选几个驻点看看就可以了。”负责接待的海关监管处的同志建议说。“休息就不必了,最好每个执勤点都走到。”史伯红没有领情。就这样,行李刚放妥当,他硬是让这位同志带着工作组出发了。

接下来的5天,史伯红带领工作组每天吃完早饭就出发,晚上连夜将勘察情况汇总,研究执勤方案,每天六七百公里的车程让司机苦不堪言。他们不仅把15个驻点、41个执勤点都看了一遍,连143个执勤岗位也一个不落地走到了。

现在,史伯红还坚持每天到一线督查,每月把所有执勤点和执勤岗位走一遍,每次行程都达2000多公里。他腰椎不好,不能长时间坐车,就让驾驶员在车里放一副靠垫,累了就垫在腰部,缓解疼痛。

史伯红就像一台不知疲惫的机器,永远保持高速运转的状态。在新疆维稳期间,他腰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再次复发,经常钻心疼痛,随队军医建议他住院治疗,他却找来一条护腰,紧紧捆在腰间固定,又背着几十斤重的装具走上执勤一线;部队营区占地500多亩,步行一圈要一个多小时,他就给自己装备了一辆自行车,官兵们都知道,“只要自行车在哪儿,政委准在哪里,那辆自行车的定位比GPS还准”。

真诚真情暖兵心

8月底,在广东某海关武警执勤标兵事迹报告会上,九连班长王庆喜的成才事迹赢得台下阵阵掌声。

谈起自己的成长经历,王庆喜说的第一句话是:“感谢政委。”

3年前,在部队结束任务返回的专列上,史伯红接到团保卫股尹股长的电话:“政委,九连新战士王庆喜的母亲遭遇车祸去世。他的父亲也在3个月前病逝,当时,他母亲怕影响他工作,没把消息告诉他。”

得知消息,史伯红的第一反应是,“王庆喜知不知道?”“他亲戚怕他承受不住,还没告诉他。”尹股长在电话那头说道。“先不要告诉任何人,等我电话。”挂断电话,史伯红就去找团长商量。

搭载部队的专列在浙江长兴缓缓停了下来,王庆喜刚下专列,就被尹股长拉上了政委的专车,向机场驶去。

车上,尹股长拿出两张飞机票和一个信封,对不知事由的小王说道,“政委特地交待,特批你10天假,让我陪你回家处理你母亲的后事,这是2000元慰问金。”直到这时,王庆喜才知道父母双双去世的消息。

处理好母亲的后事,王庆喜回到连队。没过几天,部队又要飞赴新疆执行任务,连队干部考虑他突遭家庭变故,建议他留守营区。但王庆喜坚决要求参加任务,接连写了3封请战书。最终,还是史伯红拍板,“让王庆喜参加任务。”

之后,只要一有空闲,史伯红就会找连队干部了解王庆喜的工作生活情况,不断地鼓励关心他。考虑到王庆喜只有高中文化,史伯红还替他报名参加全军自学考试大专班学习,并由团里解决学费问题。

王庆喜在史伯红大哥般的关心下健康成长,当年年底就立了三等功,由于素质过硬,第二年顺利转改士官,现在已是团里的“十佳士官”和“执勤标兵”。

在团里官兵面前,史伯红总是扮演着知心大哥的角色。大学生排长谢小康的军事素质跟不上,产生了打退堂鼓的念头,在他的帮助下,成长为优秀作训参谋;上等兵小刘的父母感情出现裂痕,他两头协调促和,小刘父母和好,小刘的情绪也“多云转晴”了。

看着胸前的标兵绶带,王庆喜感激地说:“史政委用他那颗真诚的心,温暖着每名官兵的心房。”

 
我要留言   查看留言   我要收藏
 
>> 精彩推荐  
 
>> 图片  
 
 >>每日要闻
 
 >>中国国防
 
 >>台海动态
 
 >>国际军事
 
 >>国防科技
 
 >>网民热帖
 
 >>国防论坛
 
 >>中国航天
 
 >>现代兵器
 
 >>军事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