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军区某集团军通信团作训股长白雪

2012-07-16  来源:解放军报  进入论坛

  盛夏,长白山脚下,沈阳军区某集团军通信团训练场。

  一名上尉举起两把手枪,时而双枪齐射,时而左右开弓,一阵爆豆似的枪声响过,只见靶纸上20发子弹打出20个弹孔,集中分布在巴掌大小的圆圈内!

  接着,这名上尉登上一台被称作“大笨牛”的特种车,熟练地挂挡、提速。“轰!”战车发出一阵低吼,箭一般冲出去。几十米开外,只听“哧”的一声,车轮下冒出一股白烟,庞大的车身来了一个180度原地调头!

  当这名上尉跳下战车,摘下钢盔,记者不由一愣:呵,后脑勺露出一条马尾辫,原来是名女干部!

  一双丹凤眼,双眸清如泉。她叫白雪,该集团军通信团刚提升的作训股长,国防科技大学毕业,工学学士。

  说起白雪,团领导滔滔不绝:她,双手射击百步穿杨,车辆驾驶娴熟自如,通信装备样样精通;她,当排长带出功臣排,当参谋成为军区“十佳军官”,当连长被评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她,还先后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和“全军十大学习成才标兵”……

  翻开白雪的履历,记者又是一惊:白雪,大学毕业才6年,居然年年都立功,光是二等功就有4个,还曾是集团军第一位男兵连的女连长。

  沈阳军区一位领导看了白雪的训练演示,连连称赞:“小白雪,不简单!”

  当年,学员队15名女学员中,她是惟一一个到基层连队任职的

  6月29日,白雪胸前戴着一排金灿灿的军功章,应邀回母校国防科技大学作报告,众多学员竞相追问:“短短6年,你为啥干得这么好?”

  白雪回答:“是基层这个舞台成就了我。”

  2006年6月,白雪面临毕业分配。作为我军最高军事工程技术学府的高材生,白雪主动提出申请,要求到基层一线部队去。

  消息传出,很多同学不理解,母亲更是着急,两天打来七八个电话劝她。可白雪态度很坚决:当兵就要到一线,建功就要到基层。

  当年7月,白雪如愿分到沈阳军区某集团军通信团通信值勤站当排长,成为学员队15名女学员中惟一一个到基层连队任职的。

  大学生到基层,第一任职最艰难。那年,白雪刚当话务排长,一次早操,上等兵李丹迟迟没有起床,白雪便上楼去叫。没想到,小李冲她发起了火:“我昨晚值班还出操啊?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不怨战士顶我,我是真不懂啊!”回忆起那段时间,白雪眼圈有点红:“没当过兵的大学生干部,很多男同志都觉得来到基层部队有些先天不足,何况我一个女同志呢?”记得一次周末外出,她宁愿坐在环线公交车上兜圈子,也不愿提前回连队……

  “后悔了吧?赶紧考研离开吧!”同学们纷纷打电话劝她。“说实话,当时也动了心,可我还是选择了留下。”面对记者,白雪坦言,“就算要走,我也要先把这个排长干好!”

  怎么干好这个排长?白雪苦练话务技术,不到一个月就背下1000多个电话号码;练习快速打字,她的手指尖在键盘上磨出水泡,结了厚茧;手腕练肿了,就用手绢勒上……3个月后,她终于能上机值勤了。

  接着,她又摸索出分段合成混声训练法、普通话“一比一”训练法、常用号码图忆训练法等小窍门,硬是把全排话务员上线应答速度从大纲规定的2.7秒缩短到1.7秒。

  2007年,在全军话务考核中,话务排参加考核的两年兵以上的战士全部满分,被军区树为“红旗台”,荣立集体三等功。

  此时,距离白雪大学毕业分到部队只有一年光景。

  80多张写满感恩话语的贺卡,记载着她6年3次变换任职的磨砺

  去年元旦,大雪漫天。白雪手捧80多张写满感恩话语的贺卡,挨个送到帮助过她的“师傅”手里。

  这些年,白雪先后3次变换任职,在每个岗位上都虚心求教,拜了80多名“师傅”,其中有干部也有士官,还有义务兵……

  “谢谢您当年的耐心帮助,是您一直陪着我练习手枪射击的……”这张贺卡,是写给团里的神枪手、保障处助理员郭宇的。

  这年,团里调白雪到作训股当参谋。机关组织手枪射击考核,白雪5发子弹4发脱靶。她拜郭宇为师,臂上绑沙袋,手中端杯水,在玻璃杯两侧画两个小圆圈,一直练到举手水面不晃,两圆重合。

  沙盘堆制、手工标图、地形勘察、车辆驾驶……白雪刻苦训练参谋“新六会”技能。部队冬训,天下着鹅毛大雪,风吹得人不敢伸直脖子,白雪硬是徒步走完全程300多公里;地图不会用,她就利用双休日步行几十公里,到野外现地对照地形揣摩;练快速标图,她请团里的参谋站在身边口述目标,几个月下来用了一大捆红蓝铅笔……

  “白雪学开车,特别不容易!”驾驶教练员张素芝说,团里的特种车非常笨重,起初,白雪脸憋得通红,咬着牙双手合力才勉强挂上挡。训练时,方向盘常常猛烈回弹,重重打在白雪的胳膊上。训练后挽起袖子,她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

  “现在,白雪可是技术高超的老司机了!”张素芝说,如今团里所有型号的车辆,白雪都驾驶自如。

  这些年,部队通信装备更新很快,白雪都能操作吗?记者随她来到训练场,白雪一脸自信:“记者同志任意点!”“好大的口气!”记者特意选了最难操作的一种电台车。

  “上机操作!”只见白雪开机、设置频率、输入口令……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201、201,202呼叫,听到请回答!”很快,电台接通了。

  记者瞥一眼放在白雪身边的模拟练习键盘纸板,发现几个常用按键的键位上面的标识已经磨没了,有3个键位甚至磨出了洞。

  团长姜志军告诉记者:全团大大小小21种通信装备,能全部上机熟练操作的干部,白雪是第一人!

  看到“蓝方司令”是个姑娘,红方指挥员的脸“腾”地红了

  2009年6月,长白山腹地,一次复杂电磁环境下的通信演练拉开帷幕。

  战斗一打响,红方通信系统就频频被蓝方电子干扰压制,红方无论怎样反制,都无法摆脱蓝方纠缠。结果,红方败北。

  演习结束,红方指挥员驱车来到蓝方指挥所,非要看看到底是败给了谁。一眼看到坐在指挥席上的竟是个姑娘,红方指挥员的脸“腾”地红了。原团长宋红革笑着揭开谜底:“今天跟你较劲的‘蓝方司令’,就是白雪!”

  说起白雪过硬的通信指挥本领,老兵们最有发言权。一次演练,白雪率领通信车来到密林中,突然发现车内电台发不出信号,更换频率后,耳机里还是吱吱啦啦的杂音。白雪摊开地图仔细查看,断然下令:“向西北方向移动1500米,重新开设通信站!”20分钟后,试线员高兴地报告:“通了!通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官兵敬佩之余又感到蹊跷。白雪指着地图说:“看,我们刚才所在的地方有一座废弃的铁矿场,磁场异常会对通信造成干扰。”

  闻听此言,一名老兵恍然大悟,向白雪竖起大拇指。

  这番本领,来之不易。一天晚上,白雪披着大衣钻进冰冷的车厢,研习数字野战程控交换机操作技术,不知不觉到了深夜,脚冻得不能动弹。同寝室的姐妹们一觉醒来不见她的踪影,四处寻找,最后在通信车车厢里找到了白雪,把她背了回来……

  这些年,白雪连续参加12次上级组织的演练,次次表现出色,还提出了不少科研课题。2009年,她发现团队刚列装的某新型数字接力机传输信道较窄,于是主动开发扩频,使传输信道扩大了4倍,首次实现了音像传输车载化。

  2010年初,白雪参与研发电台音频噪音发生器,使噪音类型从12种增加到252种,搭载方式由便携式拓展为车载式,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

  6年来,她总结出的“导学渐进训练法”和“猝通避扰训练法”等新训法被集团军推广,编写的《复杂电磁知识读本》等14部教材教案被集团军列为专业训练教材,还在《军事通讯》等杂志上刊发12篇学术论文。一堂《复杂电磁环境概述》课,白雪从团队讲到集团军、军区,直至总部。

  婚礼上,男兵叠的68只千纸鹤,牵引出她爱兵知兵一串佳话

  当话务排长时,一天凌晨,白雪起来查铺,发现女兵张璐、陈娇正在水房偷偷化妆。一见白雪,两人赶紧解释:“排长,我们就是想美一美,起床号响之前就洗掉。”

  回到宿舍,白雪翻来覆去睡不着。翻开在大学的相册:一个戴着红牌牌的女学员笑眯眯的,军装的脖领里露出一角白纱巾……

  这个女学员是谁?是自己呀!白雪心中有了准谱:爱美是女孩的天性,不应该受到责备,关键是如何引导她们把爱美与守纪统一起来。于是,白雪宣布:中秋节在全排组织一次“盛装秀”。那天,女兵们穿上平时压箱底儿的漂亮裙子,巧妆打扮,个个乐得合不拢嘴……

  2011年春节,白雪收到一条来自西藏的哈达。捧着这条翻越崇山峻岭,跨过大江大湖,从4000多公里外的雪域高原寄来的哈达,白雪会心地笑了:“不用说,这是小登巴寄来的。”

  原来,白雪刚到接力连,就在连队建立了“雪莲网站”、开设了“白雪博客”,倡导战士养成读书、写作、演讲、上网4种习惯。她发现有一个名叫登巴次称的藏族战士汉语不流利,与战友交流很费劲,就专门买来看图识字的小卡片,一句一句地教他念。小登巴进步神速,后来被评为优秀“四会”教练员。2011年底,登巴次称复员后,被当地一家汽配公司聘为中层领导。

  作为一连之长,白雪脾气上来,也很厉害。一次演练中,她发现几个战士图凉快把钢盔摘下来,顿时火了:“这是战场!子弹飞过来,你们的脑袋就没了!这种稀稀拉拉的作风,打起仗来是要死人的!”结果,没有一个男兵犟嘴——他们听懂了:打起仗来,连长不想失去任何一个战士。

  为战士付出一分情,战士回报百分爱。这年,通信团开展“我最喜欢的带兵人”评选,白雪名列榜首。

  去年5月8日,3次推迟婚期的白雪结婚了。接力连68名男兵,每人为她叠了一只千纸鹤。婚礼上,主持人朗读了一名战士写在千纸鹤上的祝福:“连长,今天我站岗,不能参加你的婚礼,只能在岗位上祝你新婚快乐……”

  捧着粗手粗脚的男兵们精心折叠的千纸鹤,白雪泪流满面:“这是连队这个家给我的最宝贵的嫁妆!”

  “高高的长白山上白雪茫茫,山下是一座座绿色的营房,军营里有一位叫白雪的姑娘,她像雪莲花美丽坚强……”告别长白军营时,记者在连队“雪莲网站”上听到这样一曲“长白兵谣”。

  记者相信,战士们唱的是长白雪莲,更是他们的白雪连长!

 
我要留言   查看留言   我要收藏
 
>> 精彩推荐  
 
>> 图片  
 
 >>每日要闻
 
 >>中国国防
 
 >>台海动态
 
 >>国际军事
 
 >>国防科技
 
 >>网民热帖
 
 >>国防论坛
 
 >>中国航天
 
 >>现代兵器
 
 >>军事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