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军血战日寇:枪托砸破敌人脑袋同归于尽

2012-07-02  来源:人民网  进入论坛

  在风景如画的宁安市城东牡丹江东岸的东山苍松翠柏间,长眠着126位抗日英烈。其中山上的四排坟墓,不是朝向正西或朝向江南岸的宁安城,而是一齐朝向西北。如此埋葬不同寻常,意味着什么?他们又是哪一支抗日部队的官兵?在什么地方浴血抗敌壮烈殉国?

  1932年3月中旬,经过牡丹江大河口“墙缝”伏击战与松乙沟、东京城等战斗,进攻镜泊湖与宁安地区的日寇天野部受到重创,伤亡惨重。据1959年宁安县政府的抗日史料调查《关家小铺战斗简况》记载:逃进宁安县城的日军仅有400人。他们要向西北20公里外的中东铁路海林站逃窜,乘火车逃往哈尔滨。共产党人、镜泊湖连环战的指挥者李延禄,为了彻底消灭这些“九一八”以来杀害无数东北同胞的日寇,安排救国军参谋李延平和矿工营营长崔永贤等率部火烧松乙沟拦击北上之敌后,便赶到宁安城联络各抗日武装联合作战,以消灭逃敌。东北军二十一旅,是驻牡丹江地区实力最强的部队,分驻绥芬河、密山、宁安、横道河子等地。坐镇宁安的东北军旅长赵芷香要投敌,595、596团的团长对抗日不积极,而660团团长张治邦却坚决抗日。李延禄在去海林站与铁路工人抗日游击队李延青联系的途中,选择了距宁安15公里,距海林站10公里的韩家店(即关家小铺)作伏击地点。这里是宁安通往海林的唯一道路,两山夹峙,公路似沟。在韩家店房前半山腰有块洼地,是很好的隐蔽伏击阵地。东山有曹家沟、梁家沟,西山有葡萄沟,形成左右两翼可作掩护部队的屏障。选好了阵地,在海林站给驻绥芬河的张治邦团长打电话,张治邦爽快地答应出兵。李延禄要一个连,张治邦说:“给你一个营的兵力好啦,把8连调给你。8连长是我们的赵子龙,坚决、能打……再拨两个连,作8连的左右手。”并告诉李延禄:8连连长叫张宪廷,部队今晚从绥芬河上车,明天早晨赶到海林。果然,3月20日清晨,660团8连和9连等300名官兵赶到海林站。8连连长张宪廷年轻英俊,话语简练,是个标准的军人。李延禄非常喜欢,暗暗称赞:张治邦说他是赵子龙,果然不假。同来的9连、补充连官兵也都是精干能打仗的。李延禄向张宪廷等营连军官介绍了关家小铺地形,商谈战斗计划。张宪廷选择在韩家店前的狼窝圈伏击,9连和补充连在葡萄沟和梁家沟两边策应。然后,张连长率领官兵开赴阵地,做好战斗准备。

  日军第15旅团旅团长天野,带领残兵败将逃进宁安后仍然十分恐慌。他用一百元“金票”收买了日本人医院的仆役魏学海,让他去海林的路上侦察有没有抗日武装和他们的军事行动。魏学海收了“金票”出卖了自己,化装成走亲戚的百姓,到关家小铺一带进行侦察。他探知东北军660团伏击部队的阵地布防情况,回到宁安向天野作了密报。天野得知如此重要的情报又惊又喜,自己只有400兵士,东北军也有300人,旗鼓相当,硬闯是冒险,会全军覆没。他日思夜想,设计了一个恶毒的反伏击作战计划……

  3月22日天亮时分,韩家店伏击阵地前的哨兵发现从宁安方向开来的二三十辆日本军车。正在此时,东山头哨兵报告说:曹家沟、梁家沟后岭,有穿灰军服的队伍弯腰移动潜行。张宪廷吃了一惊,知道伏击阵地已暴露。由于日军换上伪警备军的灰军服,迷惑了在右翼布防的补充连,绕过其阵地来袭击主阵地了。随后西山刘排长亲自来报告,说西山下也发现百余名穿灰军服的敌人。张连长立刻想到:日寇要采取三面包围的战术进攻主阵地,企图一举突破主阵地逃向海林。

  刘排长要求转移。张连长知道形势险峻,但他仍然要坚持战斗,他对刘排长等军官们说:“指挥部已调五虎林(今林口县五林)的部队来增援了……两翼还有九连和补充连,打起来可内外夹击,敌人跑不掉!不打,对不起死难的东北父老,也无颜见救国军……”他决定不后撤半步,与日军决一死战。他鼓励官兵们说:“杀敌报国、为死难的同胞报仇的时候到了,我们有援军,决不让东洋鬼子跑掉!”跳下军车的200多名日军冲了上来,张宪廷射出第一颗子弹,下令开火。伏击战变成了阵地战,敌人依仗人多势众又占据有利地势,攻势很猛。面对比自己多二三倍的敌人,又有腹背受敌的危险,在张连长指挥下,东北军官兵毫不畏惧,打得勇猛,一连打倒冲上来的20多个日本兵。

  在三面受敌的危险形势下,东北军官兵坚守阵地,战斗进行了两个小时,一连打退日寇三次进攻,打死日军百余人,全连官兵多已负伤,有30余位战士英勇战死。下午2时,守西山的刘排长、李司务长等20名官兵全部阵亡,西山失守。张连长三处负伤,血流不止。但他视死如归,决不向日寇低头。最后,他组织全体负伤的28名官兵,上刺刀与冲上来的日军打进行肉搏。有的战士把刺刀插入敌人胸膛倒在敌人身上,有的抱住敌人用枪托砸破敌人脑袋同归于尽……张宪廷打光了手枪里的子弹后,捡起战死士兵的长枪,拼着最后一点气力冲向敌人。刺刀刺死日军后,因伤势过重倒在血泊中,二目圆睁,牙关紧咬,壮烈殉国。八连官兵全部阵亡,日寇被打死100多人。天野恼羞成怒,下令放火烧毁村民的房屋,抢走牛马。正在他们疯狂进行报复时,北面山下响起了冲锋号声,从五虎林长途赶来的抗日部队到了。天野怕剩下的300多士兵被打光,全军覆没,急忙下令向海林方向逃窜……

  以张宪廷为首的东北军21旅660团8连99名官兵,血战宁安韩家店——关家小铺,面对强敌,誓死不撤退,顽强战斗,壮烈殉国,守在葡萄沟的九连也有8名官兵战死。高岭子战斗之后,李延禄指挥的镜泊湖连环战胜利结束。不久,宁安县城举行庆祝抗日大捷与悼念抗日烈士大会,市民纷纷赶来参加,一时空城。会上当场处决了汉奸魏学海。然后过牡丹江,进行烈士遗体安葬仪式,李延禄与东北军660团团长张治邦主持。把阵亡的107名东北军官兵与在墙缝战斗牺牲的朴根重(朝鲜族)等8名烈士,以及3月26日在山市车站拦截天野军车阵亡的徐祥贵等11名官兵,总计126名烈士安葬在江东东山花脸沟公墓。东北军660团107名官兵的遗体埋在东山上,坟茔朝向西北——面向他们为国捐躯的血战之地。

  今年五月,牡丹江革命烈士纪念馆与牡丹江晨报、广播电视报联合组织“重走抗联路”活动。在70年前的关家小铺战地,发现了两座坟墓,墓碑上的字迹已斑驳难辨。经过擦拭,一块碑上显露出“张公宪霆之墓”只字,原籍安徽人。很明显,这就是血战关家小铺的张宪廷的坟墓,他的姓名中的廷字应是雷霆的霆。由此可见,这位东北军中的抗日英雄是安葬在壮烈殉国之地。另一墓主?元连,很可能是八连的副连长。

 
我要留言   查看留言   我要收藏
 
>> 精彩推荐  
 
>> 图片  
 
 >>每日要闻
 
 >>中国国防
 
 >>台海动态
 
 >>国际军事
 
 >>国防科技
 
 >>网民热帖
 
 >>国防论坛
 
 >>中国航天
 
 >>现代兵器
 
 >>军事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