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退却的日本“和平宪法”:1947年主动提出

2012-07-02  来源:世界新闻报  进入论坛

  日本参议院20日通过《原子能规制委员会设置法》,在提到发展核技术的“目的”时,首次写入了原子能开发“有利于国家安全保障”的内容。

  如此改动引发外界质疑:日本可能进一步倾向于抛弃“无核三原则”的立场。虽然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藤村修对此予以否认,但日本舆论依然认为,如此定义原子能开放可能会为日本研制核武器提供法律依据。

  所谓“无核三原则”,是指1968年1月时任日本首相佐藤荣作在国会发表施政演说时明确提出“不制造、不拥有、不引进核武器”的“无核三原则”。众议院全体会议1971年11月通过这一原则,使之成为此后历届日本政府关于核武器的基本政策。

  表面上看对这一日本重要国策切香肠式的逐步修正论调,其导火索是朝核问题。不过,最根本的诱因还在于日本由来更久的所谓“正常国家”诉求。修改“无核三原则”只是这一核心诉求的衍生论调,修改日本战后“和平宪法”才是其核心实质内容。

  有关《日本国宪法》“和平条款”的产生,战后出任驻日盟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在他的回忆录《往事的回忆》中是这样记载的:

  1947年1月24日中午,已转任国务大臣的币原喜重郎有事来到我的办公室……币原提出,在新宪法的条款中,应当加入所谓“非战条款”,要用宪法手段禁止日本有任何军事建制———不论任何形式的军事建制。在谈及这样做的原因时,币原认为,这样就会达到两个目的:旧军方将被剥夺他们有朝一日可能夺回政权的一切手段;另外,世界上其他国家都会知道日本将永远不会发动战争了。币原说:“日本是一个穷国,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财力花在战备上了。国家所剩下的任何资源都应当用于扶持经济。”

  币原的意见得到麦克阿瑟的肯定,于是,在1947年颁布的日本新宪法中,便出现了如今第二章第九条“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等等“和平宪法”表述。有日本学者撰文指出的:“和平宪法”是日本总结战争教训之后向世界作出的“公约”。“和平条款”成为了日本战后轻装上阵,实现经济繁荣的重要保证。对防止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更起到了防火墙作用。“无核三原则”是日本为了维护“和平宪法”而制定的重要举措。因其极端敏感性,在某种程度上,对于“无核三原则”的态度成了日本社会思潮的试金石。可以说,一旦“无核三原则”倒下,便意味着推倒了日本修改“和平宪法”的多米诺骨牌,随之,修改“集体自卫权”、放宽“武器出口三原则”也将随之而来。由此,日本的“和平宪法”将朝不保夕。

  不过,由于日本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受到原子弹打击的国家,其国内和平力量对拥核论极度反感和警惕。加之日本刚刚承受3·11东日本大地震所引发的福岛核危机的巨大打击,反核思潮更加强烈。因而每次“拥核论”一旦露头就会挨打、而且一打就赢,自民党、民主党任谁执政概莫能外。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的是,进入九十年代以来,随着日本政治的右倾化,修宪派阵容日趋强大,加上新闻媒体和右翼势力的推波助澜,日本国内对修改宪法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无论从规模和声势上都对和平宪法构成了真正的威胁。加之美国的默许甚至是鼓动,修宪势力在策略上开始实行迂回方式,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良机”,采取扩大解释、模糊、曲解等手段,设法架空宪法,为实现“普通国家”的目标变速前行。对此,人们不能不警惕。

 
我要留言   查看留言   我要收藏
 
>> 精彩推荐  
 
>> 图片  
 
 >>每日要闻
 
 >>中国国防
 
 >>台海动态
 
 >>国际军事
 
 >>国防科技
 
 >>网民热帖
 
 >>国防论坛
 
 >>中国航天
 
 >>现代兵器
 
 >>军事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