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成的“大成”之道

2012-06-28  来源:解放军报  进入论坛

  “科技前沿有我们战斗的身影,戈壁大漠有我们神秘的行踪,铁铸的军魂托举长剑霹雳,神圣的使命激扬中华雄风……”这是第二炮兵某研究所高工孙大成经常哼起的歌,他喜欢这首歌,是因为它真实反映了自己的科研生活。

  近年来,充满创造激情的孙大成,瞄准未来战场,自主研发了一系列颇具“分量”的科研成果,先后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军队科技进步奖10余项,发明专利5项,荣立二等功1次,被评为第二炮兵优秀地方大学生干部。

  夏日的阳光,映照着威武的第二炮兵指挥大楼。一位首长看了孙大成主笔拟制的报告,高兴地说:“你们的武器贮存研究意义重大,使我对提高部队作战能力心里有了底数。”

  毕业于四川大学的孙大成,喜欢放飞想像,在创造的天空中自由翱翔。那年,当他在论证某新型导弹时,就在考虑新武器列装后,能否以一种更有利于作战的状态贮存?然而,导弹贮存技术是集材料力学、爆炸力学、光机电于一体的前沿课题,攻关难度很大。很多人都劝他别好高骛远。但性格随和的孙大成在科研上却有着非常执着一面,他不仅没有退缩,反而鼓励大家说:“我们不仅要锻造出最锋利的‘宝剑’,还要考虑让匣中的‘宝剑’时刻保持‘待飞’的状态。”

  作为课题组长,他一手抓新武器研制,一手抓贮存论证,不断奔走于部队阵地、工厂院所和试验靶场之间,调研需求、查阅资料、建立模型。历经300多个日夜的鏖战,在完成新武器论证研制的同时,他们先后攻克辐射、温度和爆轰等技术难关,创立了新的武器贮存使用方式,在取得重大军事效益的同时,为国家节省试验经费1000多万元。

  孙大成不仅有想像力,还有很强的预见性。他考虑未来战争很可能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进行,那么,如何搞好防护,就成为有效反击的重要前提。那一次,孙大成在一次高端学术交流会上发现了一种对重污染物有覆盖清除作用的新型高分子成膜材料,决心将它运用于清除战场沉降物。通过与协作单位、工业部门主动沟通和反复试验验证,他一举拿下了这项难度极高的尖端项目,最终研发了可以迅速大规模覆盖清除各种有害沉降物的新型多功能压制去污车,有效提高了部队“三防”能力,这一研究成果获得了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寂静的夜空,长剑电光石火,穿云裂空,冲破重重封锁,直捣“敌巢”。孙大成在大屏幕上导演的导弹模拟攻防演练场面壮观,深深吸引了在场的所有人。

  孙大成认为,打赢需求就是攻关方向,真正的军人,除了胜利,别无所求。那一年冬天,孙大成挑起了提高某型导弹攻防能力的重担。这是一项开拓性研究课题,与孙大成原专业的研究方向相去甚远,可供参考的现成资料极其有限,而其中某关键装置的研发更是一块“硬骨头”。为了探索新领域,他拜业内专家教授为师,弥补相关知识,打好专业基础。在随后的研究中,他独辟蹊径地提出了基于某理论的新方法,使课题在短时间内就取得了巨大进展,再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由于整天忙于工作,孙大成基本顾不上家里的事,有一次妻子做手术他也因为身在靶场未能陪伴照顾。“小人物一个,离开你地球还不转了?”这是妻子偶尔嗔怪他的话,嘴上虽然不饶人,但她心里更多的是理解和支持,因为她清楚,这个“小人物”还真干了许多大事!

 
我要留言   查看留言   我要收藏
 
>> 精彩推荐  
 
>> 图片  
 
 >>每日要闻
 
 >>中国国防
 
 >>台海动态
 
 >>国际军事
 
 >>国防科技
 
 >>网民热帖
 
 >>国防论坛
 
 >>中国航天
 
 >>现代兵器
 
 >>军事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