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巅,军官士兵手牵手

2012-06-25  来源:解放军报  进入论坛

  初夏时节,探访长白山千里边关,聆听一个个感人的爱兵故事,也对新形势下如何密切边防官兵关系进行了调查与思考。

  官兵情:长白边关最美风景

  提起长白山,人们往往会想起春日漫山的野花,夏日美丽的天池,秋日火红的枫叶,冬日皑皑的冰雪。长白山风景四季不同,但是驻守在这里的边防官兵之间的战友深情却始终如一。

  爱兵首先是一种担当,这已经成为吉林省军区各级带兵人的一种习惯。他们最喜爱的称呼是“老边防”“老兵”,这个“老”字道出了边关官兵关系的内涵:只有熟悉边关、阅历丰富,才有“老”的资格——巡逻站排头;只有情注边关、融入兵心,才能在兵心中占据最高感情位置——被称作“老兵”。把这个“老”字做好了,官兵情就会像长白山巅的白雪一样圣洁,像天池的碧水一样清澈。

  最高的哨所来了最老的“兵”

  龙年春节,在长白山最高的海拔2600多米的天池哨所,来了一位看上去足有40岁、却佩戴着上等兵军衔的老兵,他是来蹲点的某边防团政委孙德生。

  孙德生到哨所的第二天深夜,狂风大作。突然轰地一声响,把大家从睡梦中惊醒。“准是避雷塔又被刮倒了。”哨长说,天池雪大风更大,风大时就连测风仪都无法测出风速。一年冬天,哨所的房顶竟然被大风掀走。

  这些哨长眼中的平常事,却让孙政委辗转难眠:长白山是雷区,避雷设施不完善可能危及战士生命。第二天,他立即向军分区首长汇报,有关部门很快为哨所专门订制了一套抗大风的避雷设备。

  最后两块巧克力分给战士

  双目峰哨所驻守在长白山双目峰上。2004年元旦,哨所接到通报:将有走私分子在辖区附近活动。连长隋义权带领10名战士来到预定地域,在雪堆中挖“猫耳洞”潜伏。整整6天过去了,边境仍然一片沉寂。官兵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嘴唇冻开了裂口,给养告急。“连长,我们这样等下去不得把命扔在这里啊!”战士王庭玉有些熬不住了。

  “越是这个时候不法分子越容易乘虚而入,绝不能有丝毫大意!”隋义权一边说着,一边脱下毛皮大衣盖在了王庭玉身上。接着,他又变戏法似地掏出两块巧克力分成10小块,发到每名战士手中。王庭玉发现,连长自己却一块也没留。

  凌晨3时,两辆汽车慢慢驶进了官兵预设的包围圈。连长一声令下,战士们冲上去将走私嫌疑人抓获。

  最后一件防弹衣让给战士

  2006年2月的一天,月晴哨所官兵接到围捕持械越界走私人员的任务。来哨所蹲点的军分区副参谋长张静站到了队列前面。发防弹背心时,大家要把最后一件给张静,却被他谢绝:“我是老兵,理应承担更多风险。”

  不法分子刚开始交易,就被早已埋伏好的官兵包围。带头的不法分子突然掏出手枪射击,战士小金闪躲不及中了一枪。由于对方用的是自制手枪,加之有防弹衣保护,小金安然无恙。这时,张静一枪将对方手枪击落,官兵迅速冲上前去制服了不法分子。

  原来,张静曾是沈阳军区射击队队员,参加过全军比武并荣立一等功。

  网络:爱兵情流淌的河床

  由于边防部队驻地偏远,交通不便,空间上的距离容易造成官兵关系疏远。2006年3月,随着全军政工网在长白山边关哨所开通,网络为密切官兵关系注入了时代元素,也对如何构建信息时代官兵关系提出了新课题。

  一根网线,拉近了领导与战士的距离,密切了官兵关系,实现了千里边关不断线,网通哨卡聚兵心。网络空间虽然是虚拟的,更需要官兵之间真情互动。在军网上多交个“网友”,就可能为了解兵情打开一扇窗,也为构建符合网络生态的官兵关系提供了契机。

  一个帖子成就“夫妻哨”

  某大队有个调压井哨所,上士张秋实是哨长也是唯一的兵,一干就是10年。

  今年初,张秋实的妻子生了小孩,一个人在老家租房带孩子。一位同乡战友知道情况后,在大队政工网“兵声直通”论坛上发了一个帖子反映了张秋实家里的困难。

  网友纷纷为张秋实夫妻解难支招,其中一条帖子得到了大家的响应:把张班长的妻子接到哨所来,既能夫妻团聚,又能补充“兵”力……大队党委研究后报上级批准,对哨所住房条件进行了改善,派人把张秋实的妻女接到哨所,成立了吉林省军区边防部队首个“夫妻哨”。

  为网友“我团人”颁奖

  2007年底,某边防团一名即将退伍的老兵以“我团人”的网名,饱含深情地给团党委写了一封长达5000多字的建言帖子,提出为激励官兵扎根边防、建功立业,每年评选一次“十大戍边卫士”并颁发奖章,建议被团党委采纳。

  团里要组织“十佳退伍老兵”颁奖晚会,“我团人”被推举为最令人感动的网友。团政委林晓平找到网络管理员蒋德红,让他查找“我团人”本人,以便给予褒奖。蒋德红却建议:“把原本虚拟的网络变得现实了,就容易堵塞网络言路,不如就颁一个‘我团人’奖吧。”

  在颁奖晚会现场,当主持人宣布:“这个奖颁给曾经牺牲奉献的历代‘我团人’!”顿时,现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大校与士官续写网络情缘

  2009年3月,白山军分区政委李成蛟到苇沙河哨所检查工作。在网络室,他对团政委林晓平说:“全军政工网有个叫‘志在边关’的编辑,我在西藏代职时写的一篇《为什么我的眼窝里总饱含着泪水》,就是他编发的。这个编辑不简单,发表了好几百篇文章……”

  “你说的‘志在边关’就是我们团的网络管理员,叫蒋德红。”林晓平指着旁边正在维护网络的蒋德红介绍。“原来你就是‘志在边关’!”李政委握着他的手说:“小蒋啊,想不到我俩在网上相识,今天却在这里相见……”回到军分区后,每当需要做出事关基层官兵利益的决策时,李成蛟总是习惯上网听听蒋德红的意见。

  3年来,蒋德红积极提建议100余条,其中30余条进入党委决策。他还获得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荣立一等功。

  爱兵:点点滴滴情深意长

  在长白边关,带兵人既是战士们的良师益友,又是战士们的兄长知音,不仅应当时刻把战士的冷暖揣在心窝,还应当关心他们的情感世界和心灵家园:关心他们的恋爱婚姻、成长成才、家庭疾苦……

  官兵关系,离不开幸福这个话题。对带兵人来说,被战士需要就是最大的幸福,为了这种幸福,他们排忧解难真情送暖,点点滴滴情深意长;对边防战士来说,被别人关注就是最大的幸福,有了这种幸福,他们爬冰卧雪不觉苦、戍守深山不寂寞。官兵手牵手、心贴心,是为了戍边人共同的幸福——边防稳固,人民幸福。

  让边关爱情不再脱离“服务区”

  某边防连指导员宋景伟军校毕业刚来边防报到时,发现哨所没装地方程控电话,又没手机信号。女友在上海工作,对打不通电话特别不理解,写来这样一封信:“知道选择军人很苦,可没想到连电话都打不了,委屈时想听听你的声音都不行……”看完信,这个小伙子望着大山流泪了。

  为解决手机信号问题,团领导亲自找到驻地移动公司协商,移动公司的领导当场决定为该团安装4个信号塔。如今,该团数百公里边防线上的几十个偏远固定哨点全都有了手机信号。

  一个士兵的诗歌专场交流会

  某边防巡逻艇大队二中队战士杨向宇从小就爱好文学。入伍到边防后,他投了数十篇诗稿都石沉大海。时任通化军分区副司令员的吕明武,是省内颇有名气的军旅作家。在中队蹲点得知杨向宇的情况后,经常帮小杨修改润色。几经点拨,杨向宇的军旅诗作开始陆续见报。

  吕副司令员又把通化市作家协会主席、哥哥吕明辉等几位作家请到部队,为小杨举办专场诗歌交流会。服役8年,杨向宇创作了300余首军旅诗歌,被官兵誉为“士兵诗人”。吕明武还自掏腰包,帮助小杨出版了诗集《界江放歌》。

  退伍回家后,杨向宇凭着这本诗集很快找到了工作。接到通知那一天,他第一时间给吕明武打来电话:“司令员,我的工作安排好了,感谢您多年来对我的帮助!”

  官兵情深感动兵妈妈

  2009年10月,某边防团五连战士徐嘉嘉的父母遭遇车祸,父亲不幸身亡,母亲胡艳红重伤住进医院。回家料理完后事,徐嘉嘉向母亲表达了年底退伍挣钱养家的想法。母亲对他说:“守国门还是看家门,你应该能分得清!”

  在连队蹲点的白山军分区政委李成蛟了解到徐嘉嘉遭遇的不幸后,给这位深明大义的母亲发去了短信:“我们军分区决定,为您的女儿徐晶的读书提供援助,直到孩子大学毕业……”“团队官兵捐款5万元,希望能解您的燃眉之急……”

  当胡艳红手捧部队专程送来的慰问金,品读着一页页边防官兵“给妈妈的信”,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

  2010年元旦前夕,该团组织“感动边关十佳兵妈妈”评选,胡艳红高票当选。颁奖晚会上,她拎了个包上台发表了获奖感言:“嘉嘉他爸去世后,团里官兵给我们家捐款5万元,我想了很长时间,还是把这些钱带了回来。这几天,我在哨所了解到有些战士家里也有困难,就把这些钱给更困难的战士吧……”

 
我要留言   查看留言   我要收藏
 
>> 精彩推荐  
 
>> 图片  
 
 >>每日要闻
 
 >>中国国防
 
 >>台海动态
 
 >>国际军事
 
 >>国防科技
 
 >>网民热帖
 
 >>国防论坛
 
 >>中国航天
 
 >>现代兵器
 
 >>军事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