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庆:兵略里的格子人生

2012-05-30  来源:解放军报  进入论坛

  站在院史馆亮堂堂的大厅里,墙上的介绍文字从塑料压膜下一下子跳出来:李文庆,男,汉族,山西省晋城市人,武警指挥学院教授,专业技术4级,大校警衔,硕士研究生导师。

  往上方,我看到一张照片。照片里的李文庆似乎不大习惯镜头,两颊线条不舒服地对称着,只有眼睛透出若有所思的常态。我想,也许就在摁动快门的刹那,他的思想率先掠过镜头,就像40年一路走来,他总能将转瞬即逝的思想火花定格下来,然后动用一个个星光灿烂或者阳光普照的日日夜夜,酝酿为甘霖,终培育出一块丰茂的学术绿洲。

  当然,这样的感觉不是简单的文字所能概括的。照他的说法,他之所以有今天可以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李文庆是学院首届十大名师,军事谋略学专家,获得军队优秀专业技术干部一类岗位津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这样的光环和待遇,决非得益于“不经意间”。要知道,他一起步就写出了军事谋略学教科书,凭着《军事谋略学教程》奠定了他的学术地位,这书至今仍作为军队院校的讲授教材。27年前,启动这一复杂而艰巨的系统工程的李文庆,并未接受过相关系统的高等教育。成就这一重大命题的地点,也并非专业军事研究机构,而是位于山西夏县的武警专科学校,缺乏相应人力、物力支撑。

  1985年的那个寒冬,李文庆为妻子和女儿掖好被角后,轻脚走出卧室来到书房。那会儿年轻,按常理年轻人的睡眠很沉很香,可他无论如何睡不着,心里有工作上的事压着。他打开台灯,灯光微弱且温暖地匀抹着书桌,近来一直设计的《军事地形学·标图》摊在那里。这是武警部队的标图教材。他有些冷,喝上一杯热水可能会暖和许多,但他不想出来进去地开门关门,那样会吵醒妻子杨文霞。妻子为了他的工作,已经担负起家庭中所有劳作,包括属于丈夫的重体力活,他能给予她的只剩下了体贴。

  他搓一搓手,将目光向桌面移动。设计“捕歼战斗首长决心图”的思路在他脑子里清晰得如同课堂中教给学生的每个知识点,犯罪分子与我方武警官兵之间“藏与搜、绕与堵、逃与追、抗与捕”的过程设计让他精神振奋。这一设计过程本身就是一场实战性的现场指挥。突然,他停下笔,似乎灵光一闪瞬间开悟:这不就是智与谋的较量吗?战争需要谋略,处置突发事件同样需要谋略。如果树起大谋略文化观念,结合参谋业务教学的实际情况构建起军事谋略学学科体系,编写成适于军校教学和部队谋略训练的教材,势必对部队培养高素质的谋略性指挥人才与参谋人才起到带动作用。

  显然,这是一项令人惊喜万分的发现。

  但是,李文庆知道这注定是一场艰难困苦的磨难。他在激动过后冷静地想了很多,要站在全军的高度去研究学科体系的建立,须兼顾军队院校教学、部队训练、科研、现实和未来军事斗争需要等。如此大的工程,谈何容易!要命的是学校地处偏僻的山村,信息量和人力、技术等必需支持在这里还只是一种期待。 怎么办?来不及从心里闪烁出这三个正常不过的字,李文庆决定攻关,在他的人生哲学里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资料缺乏,首都北京和省会太原的各大书店图书馆可以找;困惑不解,各地的专家学者都是老师;时间不够,电影不看,节假日不过,挤一挤总会有的;人手不够,有组织嘛。

  最后一点他预计对了,当时的校长鲁英首先肯定李文庆敏锐的学术眼光,马上召集训练部、有关教研室、编辑部等人员开会,让教研室派几个教员和李文庆一起研究。但有人摇头说,第一,我们基础差、能力低,搞不了;第二,这项工程巨大,我们力量不足,搞不成。

  李文庆颇觉不服气:哪怕仅有他一个人去做这件大事,他也绝不罢休!

  鲁校长问他:“能行吗,你一个人?”

  “能行!”李文庆信心满满。

  这种单打独斗已非初次。1976年,部队炮兵射击指挥中的炸点观察训练,都是人工点燃事先设置好的炸药。“这样下去,训练没啥效果。”李文庆就准备自行设计内膛炮和练习弹,模拟实弹训练。这些技术革新,在军事高科技迅猛发展的今天似乎微不足道,在当时却是大胆的创新。“文革”结束不久,部队兵员文化素质普遍不高。有很多人觉得搞技术革新是个难题:谁会设计?图纸谁来搞?所在部队就一个修理所,技术跟不上怎么办?还有研究经费,谁解决?这些问题千头万绪没有人出头露面承担下来,最后落到李文庆一人身上。可当时的李文庆只在高中学过机械制图,遇到问题显然力不从心。除了到工厂去拜师学艺外,无路可走。妻子杨文霞最清楚丈夫在工厂那段日子是如何挺过来的,早晨一个馒头或窝窝头外加一分钱咸菜,晚上2两“钢丝面”,然后就泡在工厂车间跟着工人师傅虚心求教。半个多月过去了,他的图纸画了出来,技术革新取得很大进展,内膛炮及练习弹在那年中秋节试制成功。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再也没有胖起来。他搞一个个的技术革新似乎上了瘾,从“勇于革新的好排长标兵”的荣誉称号开始,十年如一日都在马不停蹄地向事业的高度进军。

  但建立学科体系、编写教材远比当年搞个技术小革新要艰难得多。编写出的教材不仅要必保学科体系的严谨规范,其实用性也有待更多的考量和追问。所有这些,一下将他推入孤军奋战的境地。他拜访请教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等军队高等学府和科研单位的专家学者。他就像一只辛勤的蜜蜂四处采蜜,求知若渴。有关领导、专家学者他不认识,他就编写成提纲寄去征求意见。

  还有很多疑问、很多未知等他求解,时间却像掉头不顾的流水,哗啦啦地甩手东流,任他急得满嘴血泡。为了赶时间,他白天到各地调研,晚上在火车上度过。一次,李文庆到驻天水某部调研,一下火车在表哥家吃了顿饭,就要直奔部队。

  “连轴转,亏你想得出来,不要命了!”在某兵工厂当领导的表哥责怪道。站在表哥面前的李文庆像秋后的包谷秆,黝黑、枯瘦,双眼密布血丝,疲惫不堪。表哥说:“命要紧,人要是没命了说啥都扯。先逛麦积山再说。”“麦积山什么意思?”他一愣。表哥叹口气:“人傻了!”回过神的他赶紧说哪有时间,以后吧以后吧。直到今天,他都不曾踏上麦积山。

  时间过得飞快,1987年11月10日这一天,他终于完成了33万多字《军事谋略学》书稿的编写打印。在校、部、系领导的支持下,书稿直接投到了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社审阅后认为,该书逻辑严密、内容广博、体例规范、史料翔实,是国内一部系统的军事谋略学教科书,有很高的价值,决定以《军事谋略学教程》之名出版。

  军事科学院原副院长高体乾将军为此书题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武警部队原司令员李连秀也欣然题词:“以谋制敌、以智取胜。”西安陆军学院的王正漠教授说:“该书的出版是一项十分有益的开拓性工作……为这一学科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我要留言   查看留言   我要收藏
 
>> 精彩推荐  
 
>> 图片  
 
 >>每日要闻
 
 >>中国国防
 
 >>台海动态
 
 >>国际军事
 
 >>国防科技
 
 >>网民热帖
 
 >>国防论坛
 
 >>中国航天
 
 >>现代兵器
 
 >>军事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