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水电一总队官兵奋战糯扎渡水电站纪事

2012-04-23  来源:解放军报  进入论坛

  设计蓄水位812米,库区容量相当于16个滇池的蓄水量;年平均发电239亿多度,相当于3座大亚湾核电站的年发电量,未来将担负我国“西电东送”“云电外送”等重任……

  这一串令人震撼的数据,来自云南省普洱市澜沧江中下游河段的糯扎渡水电站。施工建造这座“巨无霸”的,是来自武警水电一总队的官兵们。

  (一)

  已达近海拔800米高程、巍峨雄壮的糯扎渡水电站大坝,宛若一条巨龙横锁两岸,曾经怒吼疾驰的澜沧江水在它的臂弯柔静婉约,泛着粼粼波光。

  从2004年该总队首批官兵进驻糯扎渡水电站开始勘界河排水洞抢滩工程算起,官兵们至今已在这里艰苦鏖战了8个年头。勘界河前期工程的“苦”,3号、4号导流洞的“难”、心墙堆石坝的“精”,都已成为官兵们心中的珍贵记忆!

  平心而论,勘界河排水洞在官兵们打过的洞子里,并不是最长最大的,但这里地质条件差,岩石结构为泥岩,洞体还极易塌方。3号导流洞是国内洞径最大的特大洞室,洞径相当于8层高楼,其围岩的稳定性和完整性极差,不良地质段更是达到了隧洞总长的45%以上。

  复杂的地质环境,曾使官兵一度举步维艰。围岩好的情况下一天可进尺9米,围岩较差的地段日进尺顶多4米。在一些断层地带,一天能进尺1米就不错了,要抢回工期简直比登天还难。在这样的条件下,水电官兵要确保2008年5月31日前完成导流洞工程,实现安全度汛,满足合同要求,难度之大,不言而喻。

  不能按期完成工程,就砸了水电部队的牌子,全体官兵的心都揪得紧紧的。巨大压力下,时任项目部主任、副总队长唐先奇在工地上带头立下这样的誓言:就算拼尽全部心血,也要保证导流洞顺利分流,确保工程质量和节点工期如约实现。

  顽石绝缝勇绽绿,风口浪尖敢争流。有困难就有办法。于是,“导管施工法”“核心留台法”“半幅开挖法”“台阶法”和“中墩开挖法”等一系列独特而有效的防塌方、保贯通的方法,在糯扎渡应运而生,出奇制胜。

  “没有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奥地利诗人里尔克这句话,用在糯扎渡项目部全体官兵的身上非常贴切。工期一环紧扣一环,难题刚解开一个,另一个又接踵而来。官兵们用心血汗水、忠勇智慧攻坚克难,把每一次任务都当作后续任务的“试金石”,在糯扎渡创造了一连串的奇迹!

  (二)

  2007年6月,当副总队长赵方兴、政治部主任刘跃龙作为糯扎渡项目部主官,接过沉甸甸的糯扎渡水电站亚洲第一高坝任务时,他们的心里除了感到被信任受重托的欣慰之外,更多的是巨大考验带来的压力。

  在这之前,国内200米以上掺砾石心墙堆石坝的施工经验为零,也就是说糯扎渡大坝施工全靠水电官兵“摸着石头过河”。当时,官兵们对心墙填筑知之甚少,他们建过的水电站多数为坝层厚达60厘米的混凝土面板堆石坝,每铺一层碾压8遍;而心墙每一层摊铺厚度仅为27厘米,每一层必须碾压10遍,任何两点的水平误差都必须控制在1厘米以内。

  “有时候,没有经验,压力就会转化为创新动力!”总队长马青春一直深信的这句话,让官兵们重拾了坚定了信心。

  大坝填筑要满足质量要求,料源必须先符合要求。为此,项目部专门成立科研小组,仔细研究试验,反复修改100余次,将沙石骨料系统从初碎到中碎到筛分的整个流程一一进行优化,对所有在运行过程中不符合实际的结构都及时进行了调整改造。通过两个多月的改造优化,糯扎渡大坝总量约可以修筑4道万里长城的2300多万立方米料源,在开挖运输中分离、坝料不均匀,影响填筑质量的问题全部得到了有效解决。

  糯扎渡大坝心墙填筑是一项娇气活儿,一旦下雨,心墙粘土的含水率就超标,只能等雨后复工。心墙填筑的标准近乎于苛刻,心墙每填筑一层必须检测合格后再填筑下一层,单单检测心墙压实度和料源级配最少都需要10小时,官兵们的精力都耗在大坝上,但工期却严重吃紧。项目部官兵个个心急如焚,副总队长、项目部主任唐先奇更是通宵睡不着,天天泡在工地,琢磨着如何能在检验环节节约时间。

  创新比经验更重要。项目部试验室全体人员持续奋战7个月,研制出直径达600毫米的国内外最大的电动击实仪,将心墙掺砾土料压实度检测时间由原来的7小时缩短到2.5小时,大大缩短了心墙单元填筑时间,加快了工期。同时,项目部又自主研制改装了移动试验检测车,直接开上了大坝,改善了现场试验条件,加快试验检测速度,既减少了误差,又提高了效率。心墙施工也逐渐走出了工期滞后的困境,心墙填筑从日产量2000方逐步上升到10000多方。

  (三)

  糯扎渡工区笔直的陡坡到处都是,当地的老百姓说猴子都不可能爬得上去。四级警士长孔祥海却不信这个邪。他系着安全带,在笔直的悬崖边一边架设布置一边同时进行氧焊工作。为了争取多干一些活,孔祥海更多地把自己交给了安全带。被安全带勒得脸部通红的孔祥海常常觉得胸闷得透不过气来,但每次他都坚持把水管安装焊接到位才回到地面。

  在工地上,四级警士长刘小东受到大家称赞,这可不仅仅因为他荣获了总队2010年第二届十大尖兵、糯扎渡第一届岗位标兵等荣誉。刘小东的专业是电焊工,可到了糯扎渡工地,他有了一个更为重要的职务——水泥制浆站的“非编站长”。工地多点施工随时都需要用浆,一天最少要制浆200多吨。尽管刘小东的住处与制浆站就一墙之隔,休息时,他还是时时竖着耳朵,必须听着制浆站熟悉顺畅的机器声才能安然入睡。

  四支队三大队官兵都特别服气副大队长刘贺举,他是从战士直接提干的。提干前,他就是四支队三大队赫赫有名的灌浆技术能手。当兵16年,任劳任怨、技精艺强的刘贺举只休过4次假。官兵们心里清楚,入伍10多年来,刘贺举几乎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对此,刘贺举的妻子、西安科技大学教师刘凌志深有感触。他们3岁的儿子刘之韵上幼儿园,老师们每天见刘凌志一人接送,从不见爸爸出现,还以为她是单身妈妈。刘凌志所在学校的领导也很纳闷,当得知她的丈夫在偏远且工期非常紧张的工地时,破例给刘凌志每年增加了一个多星期的探亲假。

  看着堪称亚洲之最的大坝在他们脚下一天天升高,官兵们心里都感到无比的自豪。今年7月将实现首台机组并网发电的糯扎渡水电站,就是这群水电兵奉献精神的又一座丰碑。

 
我要留言   查看留言   我要收藏
 
>> 精彩推荐  
 
>> 图片  
 
 >>每日要闻
 
 >>中国国防
 
 >>台海动态
 
 >>国际军事
 
 >>国防科技
 
 >>网民热帖
 
 >>国防论坛
 
 >>中国航天
 
 >>现代兵器
 
 >>军事谋略